192766_493122954032788_901072561_o  

繼上次介紹瑞祥高中的均值化教育後,

這次來分享他們其中的一門課--海洋文學

就是他們參加過很多活動之後,老師會要求他們寫出文學類的作品,不是流水帳式的心得喔!

以下分享的這篇,是來自於一個國三女孩,在泳池體驗完水肺潛水所寫下的文章~

是不是很符合大家”第一次“的感受呢 ?!

 

潛沉於浪花之中──潛水體驗心得       國三一四 陳欣慧

     每一口空氣,都分外珍貴;每一次呼吸,都格外小心。

      帶著難以言喻的興奮,以及對於潛水的好奇,我有幸搭上了這班前往海科大 的專車。在實地體驗潛水前,學習基本技巧是首要之務,在經歷一個早上的課程 後,接下來便是實際至深水池潛水。

      首次入水,我便非常無法適應背上的裝備。雖然自認泳技不差,但當沉重的 裝備硬是將我扯離岸邊,我還是像個失去重力的太空人,滑稽地在水中胡亂轉圈, 好不容易穩住了身子,腦袋也驚嚇得差不多把早上所學的技巧忘了大半。看著水中背負潛水裝備仍是老神在在的學長姐們,不禁讓我大嘆實力的差距,果然在還未身歷其境時所學習的理論,終究只是理論啊!很快地,我們便需運用到早上所學了。

      教練待我們一一入水,便開始了課程,當我們開始潛沉,水中的世界靜得只剩下四種聲音--水聲、吸氣聲、氣泡聲,以及教練的搖鈴聲。在水世界中,華麗詞藻不再重要,唯有簡單明瞭的動作才能將思緒清晰傳達,手勢成為我們和他 人溝通的唯一語言。雖然不須言語,但瓶內的乾燥空氣仍是令咽喉深處不斷渴望 著水的浸潤,我只得艱困的吞嚥口水。

     有趣的是,此時的我們都忘了,忘了自己便投身於一片汪洋般的深水之中啊。

      水的吐息漩流而至,在指尖、在髮梢、在任何地方。水,明明該是如此熟悉 的元素,然而卻在今日有了陌生而嶄新的面貌──或者說它本是如此──一滴水, 也許下一秒便蒸發得煙消雲散,然而當他們匯聚,沉重的水壓將不復和善,傾盡 全力只為將體內的空氣壓縮至腔室的角落。一開始,我為耳壓的問題吃足了苦頭, 在教練耐心地來回調節下,我越潛越深,當我終於能夠觸及四米深的池底時,內心充斥著不可言喻的感動。恬靜的水世界中,只剩下單純的一呼一吸。平靜,將心靈也隨之埋藏入深水之中;昂首,我以一種從未有過的深度,仰望著穹頂波光。

      其他人也漸漸下潛至我身邊,此時教練以強而有力的臂膀,一手勾著兩個人, 開始帶著我們一票學員開始向前游,在眾人頭頂上緩慢巡弋。

      底下的 Gopro 時不時地捕捉著我們的身影,當大家被鏡頭鎖定時,也大方地 比出了大大的「Ya」。

     既然我做不成天上的浮雲,那麼,就做一次水底的行雲吧!

      緩緩巡視這個恬靜的水底王國,我很享受那種在水中洄游的感覺,只要踢動 雙腳,便能向前。隨著高度爬升,腳下本該噪雜擾嚷的人們,此時就像失真的無 聲影帶在波光中漸趨模糊。不料,我口中的二級頭突然被教練無心的順手一揮, 口中的二級頭瞬間不知去向,我和空氣的接壤就這麼被硬生生斷開。

     完了,我可不能沒有氧氣啊!

      手足無措的我拚命向教練揮手示意,他一望向我便震驚的趕緊幫我尋回二級 頭,總算,在一陣手忙腳亂之後,我又能再度呼吸到空氣了,結束這場小小的驚 魂。也許我們畢生都難以想像,背離山林、背離陸地,轉而游回大海的鯨豚們為 了扭轉演化的腳步,究竟付出了多大的代價?但藉由這次的潛水體驗,我多少能 觸及到了這個在浪花之下更為深層的領域。

      水本無私,只是我們在億萬年演化的鑿刻下,都忘了曾深深埋藏在細胞中的 魚類基因,如今,我們必須藉著裝備,才能稍稍一窺海平面下的世界,但我想這 並非是全然的犧牲──我不禁望向我的雙手。

      這雙手,曾是一對鰭,引領我們游向世界的盡頭; 現在,它引領著我們構築出文明的繁華。也正因如此,我現在才能坐在電腦前,打出這篇文章。

      浪花的泡沫,我記得曾有一群古老的民族這麼稱呼著名為維拉科查的先知。 傳說中,維拉科查在人類最為黑暗的時代,為人類注入了一道文明的曙光,而在留下無數智慧後,又如浪花的泡沫般,在歷史的洪流中破碎、消散。

      生命始於水中,最後也將無痕的消逝在水中,人類也免不了依循著這個迴圈。 但也正因如此,我們才能極力的和有限的生命賽跑,只為了能在化為泡沫之前, 成為一道永恆的光,照亮後人的道路──雖然我們的軀殼脆弱,但我們的靈魂堅 強。

     鈴聲響起,該是回航時分了。

      我想,無論前方是否暗潮洶湧,無論過程是否歷盡滄桑,人們總是能重新站 起來的。畢竟,每一次的下潛,都是為了下一次的上升,對吧?

     劃破水面,終於,我自浪花的消逝處歸來了。
, ,

TaiwanDiv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